香港赛马会三期内必出 > 修真小说 > 峨眉祖师 > 第六百六十二章 乞活天上幻世身,黄粱木下话红尘
    苍茫的旷野尽头矗立着黄粱木,那道轻雷落在树下,此时雷云散去,李辟尘抱着白衣的少女,那把她轻轻放置于黄粱树下。

    风吹过旷野,如长女的手拂过幼女的青丝,白衣少女在熟睡,连带着夜游鸟也已经消失不见,因为她昨夜畅舞,故此已经肆意,夜游鸟得偿所愿,自然消失在她的心中。

    “天鸡唱午,梦熟黄粱,天帝的女儿困在梦中,时时刻刻为众生报信,这是她的惩罚,亦是她的修行,你昨夜把她带去了人间,看见了真正的红尘,她已经坠下苍天,再也回不去她的故乡了?!?br />
    “你这件事情做的是错了?!?br />
    黄粱木的另外一面传来声音,李辟尘站起身来,此时那黄粱木的另外一面走来一位乞人。

    他披头散发,他衣衫褴褛,他....在憨笑。

    平平无奇,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,但是在黄粱乡中,在黄粱木下,李辟尘之前可以确认,这里只有白衣少女一人,并没有其他的生灵存在。

    这里没有“人”。

    “我是乞活人,你就这么叫我便是了?!?br />
    乞活人憨笑着,转过头看了一眼依靠树根而熟睡的白衣少女,不由得又是一声叹息:

    “天上人,没想到我会在这里见到你,这当真让我好开心啊?!?br />
    乞活人如此说,李辟尘不解:“我们以前见过吗?”

    “你没有见过我,但是我见过你?!?br />
    乞活人这么说着,向着另外一处一指,李辟尘顺着他的手指望过去,却发现不知何时在这黄粱木的附近多了一副木桌木椅。

    “来,坐?!?br />
    乞活人招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黄粱木的桌子,黄粱木的椅子,啊,我上一次在这里和人下了盘棋,本来下得正好呢,后来突然不知道从哪里来了一个人,他也是梦中人,他看了我们的棋局,随后悟出了黄粱的法,我看他欢喜,便送了他一道南柯的种子?!?br />
    乞活人走过去坐在凳子上,李辟尘看着他,略有惊奇,随后便也走过去坐下。

    “乞活人,你和石中人是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李辟尘问出了这个问题,他总是觉得石中人藏着什么秘密,此时眼中阴阳的光显化出来,而乞活人直面阴阳瞳,仍旧是憨笑:“你别看了,看不出什么的?!?br />
    “你......!”

    李辟尘突然身子一僵,因为乞活人在自己的目光中,并没有出现那混沌的影子。

    每一个梦中人应该都有混沌的影子,那是他们浑浑噩噩的真魂,但是眼前的乞活人看不见那混沌的影子,那么就只有两种解释了。

    一,他本就是黄粱乡中的生灵,身上有大秘,故此自己堪不破。

    二,他与自己一样,身负玄法,在这梦中的世界,都是清醒的。

    李辟尘吐出一口气,身子渐渐放松,眼前的乞活人并没有敌意,这一点李辟尘还是能够确认的,于是开口道:“乞活人,你是谁?”

    “天上人为何这么问呢?”

    乞活人拍了拍黄粱桌,于是那桌子上突然自然生出茶碗,当中涌出澄澈的水来,李辟尘看见这一幕,心中便是确认了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什么乞活人,你也是清醒的人,或者说,你是仙还是魔,是神还是妖,是圣还是巫?亦或是我所不知道的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李辟尘开口,乞活人憨笑,把那茶碗向李辟尘身前推了推:“喝茶喝茶?!?br />
    李辟尘接过那茶碗,当中碧绿的叶子飘动,简直不像是茶叶,那澄澈而空明,李辟尘刚刚捧起,那茶叶却突然变得火红无比,宛如烈火在水中翻腾。

    饮下一口,瞬间只觉得一股清泉自喉咙之处淌下,一股暖流贯穿全身,几乎让人忍不住要舒服的呻吟出来。

    “这是无何有之乡的叶子,唤作火初红,用来泡茶,却是极好的?!?br />
    乞活人憨笑:“我一般可舍不得把这东西给别人喝,毕竟这东西泡起来,那也是很讲究的,而且不容易得啊,无何有之乡,即使是我,也不能在里面久待呢?!?br />
    李辟尘感受那种力量,同时听到无何有之乡的名字,顿时诧异无比,而此时,那名为“火初红”的叶子在身躯中释放力量,那浑身上下的气血都沸腾起来,即使是处于清醒的梦中,李辟尘也能够感觉到那种强大的躁动。

    “这火初红所泡的水能够让人的真灵魂魄受到洗礼,而这东西,又只能在梦中饮用,若是醒来,便功效全无,仅仅是做个漱口之水,没有大用处了?!?br />
    乞活人看着李辟尘,李辟尘的面色变幻起来,内心中清静经运转,将那种灼热感消弭,随后便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力量,这一瞬间抬起眸子望向旷野,在一瞬间便看清了人间。

    无数的人间如星辰般洒落在大地上,旷野无数,人间很少,云?;憔鄣牡胤奖闶侨思?,出了云海便是旷野,高渺而苍莽,子皆不敢高声语。

    不敢高声语,恐惊天上人。

    李辟尘瞬间把视野拉扯回来,惊骇的看向乞活人,再一次的询问:“你究竟是谁呢?”

    “不能说,我们在这里,都是没有名字的‘人’,即使是我也一样,我经常来到黄粱乡,只不过每一次来的时候,这女孩都在天上游荡,她看不到我,夜游人也不出来,我在黄粱木下站着,只要到了该醒来的时候,我自然就醒来了?!?br />
    “我本没有料到会在这见到你,但是现在似乎有些出乎了意料?!?br />
    “梦见黄粱,醒在南柯?!?br />
    乞活人所勾勒的景色极其的逍遥,李辟尘皱着眉头:“我知道在梦中不能说出自己的名字,我是天上人,你是乞活人,你说没有料到在这里见到我,是因为......”

    “九玄论道,以当年那观棋人带去的那黄粱木枝而衍化的梦中五云乡.....哦,五云乡,这是说梦仙居住的地方,他借此枝勾连天外的黄粱,这是梦中的世界,自然不被大罗封天所影响,但你们在黄粱乡中,也不会受到伤害?!?br />
    乞活人开口:“正如你之前所做的那些事情一样,黑狗叼走了麻衣人的头,所以麻衣人醒了,白鹰抓走了断肠人的肠子,所以他也清醒了?!?br />
    “你们这些论道的人啊,从各个不同的地方而突然出现,进入黄粱乡中,现在还有很多人于旷野上游荡,因为他们和你不同,你能在梦中清晰的行动,他们却是浑浑噩噩,如果找不到人间所在,他们就会化作铁山木?!?br />
    “不过,对于你们来说,化作铁山木也并不是死了,只是暂时的被封印,你从这里出去之后,把他们唤醒便是了,这一阵,你可是作弊呢?!?br />
    “你是第一个找到人间的,你也是第一个离开人间的,我虽然来的晚了点,但是我都知道?!?br />
    乞活人说了很多,李辟尘开口问他:“你知道?你为什么知道这些,我从你的话中推断,你应当不是天下的人,那么..........你是天上的人?是天仙....还是......”

    “大圣?!”

    乞活人憨笑:“我也是无意见到你们的论道,九玄九玄,定云原气数消长,这是三千年一次的大事啊,可你们论道和我又有什么关系呢?哪怕我是大圣,我也不能在梦中杀掉你们,若是可以,这黄粱仙乡,五云之地,早就被我拿下了?!?br />
    “乃至于,你们这些小辈的梦,心,哦,当然也包括你在内?!?br />
    “天上人,太上身,你是二圣,还是三圣?”

    他的话语突然一变,那手指突然点向李辟尘的眉心。

    光阴坍缩,这个刹那,李辟尘猛地回神,瞬间感觉到了莫大的危险,便噌的一下站起身来,打翻了茶碗,那水泼了一地,李辟尘蹬蹬蹬的后退,而正是这一瞬间,在眉心当中,玄门妙法清光显化出来,刹那勾连心中经文,瞬息之后,李辟尘的身后忽的显化出一尊道人法相来。

    束发云袍,天衣弄巧。

    太上嫁梦心经第一次自主运转,而此时出现了神异。

    那个穿着云袍的人,李辟尘异常的熟悉,此时乞活人抬起头来,看着那法相,笑了笑:“嫁梦,你借助上代太上的幻身显化,是要护佑这个孩子吗?”

    “可我并不会杀他,你在惧怕什么?梦中不能动手,杀了也是白杀,但是退一万步讲,你就算和我动手,在这里也不可能敌得过我?!?br />
    那穿着云袍的道人目光冷冽,此时身躯被云烟包裹,他的衣衫不断的化作烟霞升腾,此时双手并拢起来,这乾坤之内,忽然升起六百根玉柱来。

    云海奔涌,那六百白玉柱轰鸣转动,天上倒扣下一个白玉大碗,当中盛着三色的云霞,最上方是青色,其次是黄色,最次是红色,三色云霞中各有幻影,游荡如龙,正是如青尘仙,如黄尘客,如红尘之内那芸芸众生。

    “擎天白玉柱,你要对我动手吗?”

    乞活人仍在憨笑。

    云袍道人抬起眸子,当中似有黄尘倒卷。

    “吞天大圣,此是梦中之世,黄粱仙乡,你不过吞过南柯一干,十万红尘,就敢在此自由来去?对太上动手,妄图吞掉太上一化,我与你言.......吞天!你在此地,休得放肆!”
  • 壮阔东方潮 奋进新时代——庆祝改革开放40年——山西黄河新闻网 2018-10-17
  • 网友建言——黄河新闻网 2018-10-17
  • 美国反邪教组织“开放思想基金会”简介 2018-09-26
  • 商务部:美方反复无常挑起贸易战 中方将强有力回击 2018-09-26
  • 停止接客!杭州奥体某盘摇号在即 购房者头顶烈日前往 ——凤凰网房产 2018-09-19
  • 汤唯孙红雷李安 盘点高考落榜的大明星 2018-09-19
  • 国家航天局:嫦娥四号中继星国际合作成果发布 2018-09-16
  • 新四军用“梅花桩”战术布阵阻敌 打出1:10战损比 2018-09-09
  • 互联网为精准扶贫提供新动力 从数字鸿沟到弯道超车 2018-09-09
  • 按照中华文化传统观点,发展的目的与手段就是所有都免费。它跟共产主义的蓝图所描绘的完全一样。之所以还有收费的东西,那只是权宜之计。 2018-08-23
  • 40th anniversary of reform and opening 2018-08-16
  • 曾经的网游霸主“盛大”归来 却已是传奇不再 2018-08-14
  • 这是一个错误的观点!这个错误的观点在自以为懂得马克思主义的人群中非常普遍!所以,这也就是中国为什么真正懂马克思主义的人不多的主要原因! 2018-08-05
  • 上海医疗机构携手日喀则人民医院造福藏地民众 2018-08-05
  • 764| 178| 541| 663| 736| 61| 871| 566| 328| 821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