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陪嫁咋不能分了?”高丽曼理直气壮。

    她看着李翠莲:“妈,我嫁过来就是老霍家的人了,你说对吧。我生是老霍家人,死了入老霍家的坟。是这个理儿吧?”

    李翠莲点点头,也放下了筷子:“没错,是这个理儿?!?br />
    她忍不住看了霍大贵一眼,话里有话的提醒道:“只要是嫁进来的媳妇儿,死了也是要埋在一起的。不管咋地,都不能离开老霍家?!?br />
    “行,只要你有这句话就行?!备呃雎值溃骸拔胰硕际抢匣艏业?,陪嫁也是老霍家的。你说,是这个理儿吧?!?br />
    寇溪看着高丽曼理直气壮的样子,忍不住笑起来??蠢凑飧鋈嘶拐媸遣凰佬哪?,这脸皮也是到家了。

    “当初我嫁过来陪送的东西不多,就是几床被褥?!备呃雎掷碇逼常骸肮丶悄鞘焙虿世褚采侔?。再说了,也没有兴陪嫁的。谁家嫁闺女不都是拿了彩礼,就陪送被褥。我爹妈养我一场,不能白养吧。婆家给点彩礼是应该的吧。毕竟我嫁过来是要给你们养老送终的?!?br />
    李翠莲连连点头:“说的没错,你确实得给我们养老送终。你接着说!”

    其实在李翠莲看来,说什么给高丽曼补彩礼那是不可能的。她怎么可能让高丽曼拿着自己家的钱补娘家的亏空。但是分陪嫁就不一样了,寇溪屋里头好歹还有不少大件呢。当初那大彩电、缝纫机、洗衣机,可是轰动了整个红旗镇的。

    别的不说,就那个大彩电就是李翠莲一直梦寐以求的。缝纫机自己家里头有,她根本不眼红。那个破洗衣机太费电,还不如让高丽曼用搓衣板洗的干净呢。

    所以刚才高丽曼提议分陪嫁,李翠莲脑海里立即闪过了那台大彩电。这眼瞅着就要搬新家了,自己屋里的这台小电视给霍鲁他们两口子??芟拇蟛实绨峁醋约嚎?,不知道多享受。

    寇溪站在那看着高丽曼兴致勃勃的说着自己的理论:“当初我嫁过来的陪嫁,也是给过霍安的?;舭渤鋈ジ苫钅玫男欣钔?,不就是我的一床褥子么。我东西是不多,但是不是分给了大伯子一个了?”

    所以呢,你想用一床褥子换寇溪啥东西呢?霍心雨像是看个大傻子一样看着自己的二嫂,感觉这个二嫂已经穷疯了。

    “彩礼补彩礼的,我现在不寻思了。家里头也没有那个钱,我也不能那么不懂事儿?!备呃雎炎约核档幕雇ι蠲鞔笠宓?。

    寇溪好笑的看着她:“你这还挺照顾咱爸呗?”

    “就是照顾咱爸不容易!”高丽曼趾高气扬:“我跟你不一样,我知道家里头的不容易。我在这个家这么多年了,也是有感情的?!?br />
    她把自己说的很伟大:“但是,我善良你们也不能把我当不识数对待吧?!?br />
    “所以呢,你长篇大论到底想干嘛?”寇溪看了一下手腕上新买的手表:“我可是很忙的,没有时间听你瞎白话。别铺垫了,赶紧说你要干啥!”

    “把你嫁妆拿出来,分一半给我!”高丽曼抬着下巴:“我也把我的分一半给你?!?br />
    “真是精神??!”寇溪白了一眼高丽曼,觉得自己留在这听她废话就是脑子有问题。

    高丽曼见寇溪要离开,立即恼火了。站起来抓着寇溪的手不让她出门,气恼道:“你站住,我还没说完呢?!?br />
    她看向李翠莲:“你们别以为我疯了,我说的是正经话。她也是嫁过来的人,也是老霍家的儿媳妇。她的陪嫁就是老霍家的东西,分家的时候就应该平均分的?!?br />
    道理似乎是这个道理,可是事情不能这么办啊。

    “嫂子,你要用一床褥子换大嫂啥东西???”霍心雨露出鄙夷的神色来:“你想不想要大嫂家的门市???那还有一半是你的呢!”

    霍心雨嘲讽的话倒是提醒了高丽曼,她跳起来嗷嗷直叫:“对对对,门市房也得分我一半?!?br />
    寇溪实在是听不下去了,一甩袖子将高丽曼扒拉到一边。头也不回的走了,留下高丽曼一个人在原地跳脚。

    霍大贵拿着筷子慢悠悠的吃饭,根本不搭理高丽曼。高丽曼见自己闹腾了半天压根就没有人捧场,觉得面子上过意不去。她死命的推着霍鲁:“你倒是说话??!”

    霍鲁嫌弃的推开高丽曼:“说啥???还看不出来啊啥意思???有人搭理你吗?”

    高丽曼一脸委屈的看着李翠莲,如今自己也只能求着李翠莲了。

    李翠莲早就忘了刚才婆媳二人的不快,迅速加入了儿媳妇的阵营里。

    她看着霍大贵刚要开口劝,就听见霍大贵慢悠悠的说道:“天凤死了还不到百天呢吧?”

    李翠莲一愣,随后没好气道:“你提她干啥,晦气不晦气!”

    霍大贵指着高丽曼道:“孩儿她娘可能招东西了,不然不能这么闹腾。现在有点闹得没边儿了,你一会儿找人看看吧?!?br />
    “我没病,把你这啥意思?”高丽曼依旧不依不饶:“你就帮着那个女人呗?你别忘了,霍鲁才是你亲儿子呢?!?br />
    “要是没招东西,可能是孩子死了刺激到她了。她有可能的了精神病,实在不行送精神病医院关押几天看看吧?!被舸蠊筇а燮沉搜鄹呃雎?,阴沉沉的说道:“疯了的媳妇儿,咱们老霍家可是不能要的?!?br />
    霍大贵刚才那冰冷冷的眼神,把高丽曼吓了一跳。下意识的拉着霍鲁的衣服,色厉内荏的反击:“我没病,我正常得很。我就是生气,你们欺负人!”

    “霍鲁??!”霍大贵放下筷子,面露正色:“你媳妇儿怕是不中用了。给她送到精神病院之后,就去申请离婚吧。国家规定,是能单方面跟精神病离婚的。趁着你年轻,赶紧娶个新媳妇儿进门。这回儿爸给你找个条件好的大姑娘,别像她似的,让钱逼疯了!”

    霍鲁这才听出来,老爷子压根不是误会高丽曼疯了。而是在这敲打自己呢!
  • 让更多“星星男孩”点缀春运的夜色 2019-01-18
  • 河北省市级留言回复较好 唐山邢台承德等个别地区零回复 2019-01-18
  • 一所中学拥有十个探究实验室 2018-12-26
  •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主题微电影征集展示活动作品征集公告 2018-12-26
  • 壮阔东方潮 奋进新时代——庆祝改革开放40年——山西黄河新闻网 2018-10-17
  • 网友建言——黄河新闻网 2018-10-17
  • 美国反邪教组织“开放思想基金会”简介 2018-09-26
  • 商务部:美方反复无常挑起贸易战 中方将强有力回击 2018-09-26
  • 停止接客!杭州奥体某盘摇号在即 购房者头顶烈日前往 ——凤凰网房产 2018-09-19
  • 汤唯孙红雷李安 盘点高考落榜的大明星 2018-09-19
  • 国家航天局:嫦娥四号中继星国际合作成果发布 2018-09-16
  • 新四军用“梅花桩”战术布阵阻敌 打出1:10战损比 2018-09-09
  • 互联网为精准扶贫提供新动力 从数字鸿沟到弯道超车 2018-09-09
  • 按照中华文化传统观点,发展的目的与手段就是所有都免费。它跟共产主义的蓝图所描绘的完全一样。之所以还有收费的东西,那只是权宜之计。 2018-08-23
  • 40th anniversary of reform and opening 2018-08-16
  • 279| 566| 94| 448| 825| 49| 318| 402| 824| 555|